税收一直是国内网络零售监管的短板。近期商务部在例行发布会上透露正在调研电商税收立法一事,以及有传闻称年内将对网店开征5%税收等消息再次引发市场及舆论关注与猜测一电商征税看似箭在弦上,却为何迟迟未发?

税收红利,这是业内对于个人网店未缴税的一种观点。关于其征税讨论,几乎每次都会成为关注焦点。

日前有消息称,电商征税提案已被相关部门采纳,年内将对电商企业开征5%的税收,而前不久,美国电商征税法案刚刚获得了通过,让这一消息的可信度越发加强。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电商征税已是板上钉钉,但在收取额度、征收范围以及时间等方面尚无定论。

电商高速发展同时,由于假货、偷漏税等不公平竞争对实体零售造成的冲击也引发各界越来越多关注。近年来,不断有专家学者呼吁加强行业监管、电商应公平纳税。今年两会期间,又有王填、黄建平、胡子敬、韩玉臣等近十位代表委员对电商纳税问题建言、提案。 凤凰卫视谈话节目《一虎一席谈》也特别制作了一期“如何助力中国实体经济”两会特别节目,在上周六播出。节目邀请了董明珠、王填、陈泽民、黄建平、贾康、王辉耀等多位企业家兼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智库专家作发言嘉宾。全国人大代表、步步高集团董事长王填在节目中痛陈:电商应公平纳税,不能搞“一国两制”。监管执法部门宽待电商、苛责实体的现象非常突出。 王填在几年前即开始呼呼电商公平纳税。2013年两会上,他直言阿里平台卖家2012年漏缴税费超过350亿,建议制定《电子商务税收征管法》。今年两会,王填再一次就电商公平纳税议题提案。他指出,目前零售业线上线下两端发展的差异,有技术升级等很多原因,但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两个行业之间税负的不公平。电商公平纳税已经到了必须实际解决的阶段,建议迅速完善相关法律法规,营造实体和电商公平竞争的环境。而目前,从税收角度看,已不存在政策和技术上的障碍与借口。 2013年的两会,王填并不是唯一的电商纳税提案者。另一位是更为著名,是全国政协委员、苏宁云商董事长张近东,当年他的6份提案中有5份指向电商。 张近东2013年提案表示,我国当下电商交易的90%是以C2C的形式从事B2C的交易,约一半交易量游离于法律监管之外,进而导致假冒产品充斥、侵权现象严重;同时,非注册经营、非税销售等行为导致行业不公平竞争,正规注册经营企业成本高企,劣币驱逐良币。建议税收部门研究电子商务的征税方式,加强税收监管,在大数据化时代创新征收手段,从制度层面规避偷漏税行为。 面对两位代表委员的提案,淘宝当年通过官方微博回应“不反对电商征税,但反对在今天这个时期征税”。 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导吕本富也曾提出类似的“三不原则”,代表了那时国内舆论普遍看法,即:网络零售产业规模占整个零售业5%以下时,政府不要管;网络零售的就业人数在500万人以下时,政府不要管;网络零售年收入在5万元以下的就业人员,政府也不要管。 数年发展,电商体量今非昔比 然而四年过去,重新对照“三不原则”,电商行业有了怎样变化? 商务部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网络零售交易额达5.16万亿,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所占比重已达15.5%。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16年中国电子商务市场数据监测报告》显示,截止到2016年6月,国内由电子商务间接带动的就业人数已超过2100万人。 事实上,受到监管的平台型B2C电商在工商登记、依法纳税等方面相对规范。包括京东、苏宁易购、亚马逊中国、聚美优品等十余家第三方平台型B2C电商,其卖家均已工商注册并正常纳税;而淘宝网等C2C平台上的中小卖家,绝大部分为个人网店,不进行商事登记,没有纳入征税范畴。 国家对于小微卖家一直给予优惠扶持政策。2014年10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加大了税收支持力度,在当时施行的对月销售额不超过2万元的小微企业、个人等暂免征收增值税营业税基础上,将月销售额2~3万元的也纳入暂免征税范围,有效期从2014年10月1日至2015年底。 现在常被专家、媒体引用的“94%的C商家年营业额在24万元以下,不符合征税条件”,最早其实出现在2013年初,就是说应该是基于2012年的数据统计。遗憾的是,今天这个数字还被屡屡含混提起,作为网店小卖家普遍不具备纳税条件的论据。 支持小微卖家创业其实是大家的共识,举例来说,B2C模式的电商企业代表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发微博表示,自己甚至曾建议年收入100万元以下的网店卖家都免税。然而,在电商行业,不少规模化运营的企业以C商家身份进行网店经营,利用国家对C2C平台和小微卖家的监管宽松和优惠政策偷税漏税,已成为行业潜规则。这些挂羊头卖狗肉的假C商家,应该是政府监管和敦促其纳税的重点对象,从而让市场竞争环境更加公平。 此消彼长实体零售业出现全局衰退 相比2013年全国网络零售交易额1.8万亿,2016年网络零售规模已是2013年的三倍。另一方面,由于缺乏监管,假货横行、网店偷税、低价倾销、消费欺诈等问题,也越来越成为困扰电商行业发展的“毒瘤”。更令人痛心的是,恶劣竞争环境对规范经营、诚信纳税的实体零售企业造成明显冲击,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现象。 2016年最后一天,承载上海人记忆的太平洋百货黯然谢幕。在之前一年,包括SKP、北京燕莎友谊商城、北京王府井百货大楼、上海八佰伴、广百北京路店、深圳万象城等全国各地知名百货商场和购物中心在内的全国179家商场中,171家商场中占比超过55%的95家商场业绩都遭下滑。这些数据显示,实体零售经济正在经历全局性的大衰退。 过去几年,如果说政府对电商行业在税收、监管方面的宽松政策是对新生业态的扶持,那么在电商行业已强势成长,甚至因其“超国民待遇”对于规范经营、诚信纳税的传统零售业、甚至上游制造业已造成此消彼长的冲击,则事关市场公平正义,兹事体大。 对电商监管征税,有人担心对新经济造成打击,影响就业,也有人认为相比税款监管成本可能过高得不偿失,各种观点不一而足。但两害相衡取其轻,长痛不如短痛,立法及实施都还要漫长过程,越早着手变革阵痛越小。如果等到缺乏监管的电商长成一只“怪兽”时,则悔之晚矣。

频频引热议

9日晚,两会新闻中心举行的网络访谈上,商务部电子商务司副司长张佩东在回答网友关于个人网店的征税问题时表示:依法纳税是每个公民和企业应尽的义务,税法对传统企业和电子商务企业是统一适用的。相关部门一直在关注这个问题,并在积极研究对策;具体情况,建议向税务主管部门了解。

电商征税已是箭在弦上

近些年,有关电商征税的消息及争论不断升温。支持征税的是希望线上线下竞争环境更公平;持不同意见的专家则认为,高税负可能引发中小网店大量倒闭,从而对数以千万计人员的就业产生负面影响。

换言之,尽管已数次讨论的个人网店征税,但尚无具体时间表。

5月底,有媒体报道,今年两会上苏宁董事长张近东关于对电商征税的提案已被相关部委采纳,国家税务总局、商务部等部门正在紧锣密鼓地调研实施电子商务征税的具体措施,预计年内正式对网店开征5%的税收。

2013年5月底坊间传闻称,电商征税已经进入倒计时,目前相关部委已经开始商讨具体收税措施,年内有可能正式向网店征收5%的税收。随后不久,商务部在6月4日发布会上证实此事,表示财政税收部门正在研究电商征税立法。

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张延来律师认为,政府主管部门一直都在论证电商征税的课题,已有近十年时间,就目前来看马上开征是不可能的。

针对这一传言,北京商报记者采访了相关政府部门。据商务部研究院消费经济研究部副主任赵萍透露,作为商务部电子商务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她曾接受过商务部关于对电商征税的意见征集。意见涉及怎么收、收多少等问题。

此前,关于电商征税即将启动的消息多次传出,2010年7月,《网络商品交易及有关服务行为管理暂行办法》实施,国内网店开始步入实名制时代。2013年两会上,苏宁董事长张近东以及步步高集团董事长王填提出了对电商征税的提案,引发了颇多争议。时隔不久,国家税务总局最新出台的《网络发票管理办法》草案从2013年4月1日起实施;4月15日,发展改革委、财政部等13个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促进电子商务健康快速发展有关工作的通知》中也提到了电商征税。

税收红利何时终结?

去年,淘宝+天猫销售总额突破1万亿元时,就有观点认为国家对中小电商企业征税已势在必行。张近东在提案中直指C2C平台无税销售现象严重,挑起业内战火。今年3月,国家税务总局发布《网络**管理办法》,为电商企业开具**提供方便。从各种角度上看,电商征税已是箭在弦上。不过,对于传言中5%的税率,赵萍表示目前并没有确定。

向谁招手?

今年两会期间,关于电商征税话题似乎较为“低调”。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侨联副主席陈乃科提出“加强电子商务环境下的税收管理的建议”;他认为,加快我国电子商务的发展,就必须加快建立宽松的税收政策;零售环节税收规模小、征税成本高,生产制造环节是税源的大头,一般商业零售毛利润也就是10%左右,应抓大放小。

1 时间:设立缓冲期

电商征税的政策一旦出台,受此影响的将会是谁?

全国人大代表、波司登董事局主席高德康则在《加强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议案中表示,当前中国电子商务年交易量的90%是以C2C的形式从事B2C的交易,而波司登多次遭受线上假冒商品损害。

年内开征让不少小卖家大呼狼来了。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今年年底开征电商营业税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出台前征求各方意见就需要时间。

中国礼品网小编了解到,目前国内电子商务主要的模式有B2B、B2C、C2C三种。在现行的税制体系下,已经实现了对B2B、B2C模式电商的征税,但C2C模式的电商在税收征管上仍是空白。

他建议,行政机关应加强电子商务行业监管力度,指定专门的行政机关或成立专门组织统一协调部署工作,以解决电子商务大量交易游离于现有法律之外等现象。

不过,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电商征税已开始调研。何时开始征收已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对此,作为中国**的电子商务卖家聚集地,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网就曾发表声明说,不反对电商纳税,但反对现在对电商收税。

以淘宝网为例,作为我国最大的C2C电子商务网站,其2012年的交易总额突破l万亿元。若以5%的额度征税,淘宝上的网店一年下来将因此增加近500亿元的税收成本。

多位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电商征税是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

2 额度:切莫一刀切

不少网店连营业执照都没有,更别提纳税了。不少专家对此表示担忧,当前,我国电子商务年交易量的90%是以C2C的形式从事B2C的交易,大量的交易游离于现有法律监管之外,纳税主体难以确定、税源难以有效控制、电商交易额难以认定存在着严重的监管缺失、执法缺位现象。

在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看来,网购市场已享尽“税收红利”做大,并对实体经济尤其是现有零售业为代表的流通体系造成了巨大冲击;从市场公平竞争的角度而言,应该对电商和实体经济基本上实现一视同仁。

去年淘宝、天猫实现交易额突破1万亿元,其中天猫成交额大致为2000亿元,保守估计淘宝交易额约为8000亿元左右。如果按照传言,不计算减免征税的额度而粗略计算,以5%的额度征税,淘宝上的商家一年下来将因此增加近400亿元的税收成本。

如此看来,征税可能会对一些低效的C2C卖家产生挤出效应。平安证券分析师耿邦昊表示,由于长尾效应的存在,部分规模较小且经营效率不高的小卖家可能会难以承受税收成本甚至退出C2C平台,但对已经形成较大营业额和客户群规模的中大型卖家而言影响则相对有限。

但是,为何被业内视为必然的征税却推进缓慢呢?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传言中5%的征收额度可信度并不高。有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辟谣称,电商网店销售的主要是实体商品而非服务,不太可能按照营业税5%的税率尺度征收。而且目前法律规定的增值税6档税率中也没有5%这一档,因此不太可能单独立法针对电商业务开辟新一档的税率。

箭在弦上,为何迟迟不发?

“参照国际做法,作为电子商务发展鼻祖的美国,是否对网店全面征税目前也仍在讨论中,目前我国全面征税的时机并不成熟。”昨日,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莫岱青向本报记者表示,电商征税已经讨论了很久,但实际操作起来很难,从条例、办法等上升到立法,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由于淘宝中存在大量新创业以及微小企业,电商收税怎么收,收多少,成为各方争议的焦点。北京商报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目前业内对征收额度意见较为统一。在制度上可以设计适当的税收优惠,对营业额较小的商户设立免征额,超过免征额的再根据营业额大小来进行征收。

互联网不是免税区,电商模式交易实际上是传统零售业在互联网上的延伸,只是交易形式发生了变化,本质并未改变。天衡会计事务所相关人士称,如果只对线上网店进行免税,将会压榨线下商家的生存空间,也不利于营造公平的市场环境。

根据阿里巴巴去年底提供的数据,目前阿里巴巴零售平台上约有700万户网商,其中小微网商占大多数:淘宝网上,店铺仅店主1人经营的占58%,97%的店铺员工在5人以下;而在天猫上,雇员达3~20人的卖家占81%。

中国社科院电商专家赵京桥也曾表示,从政策建议的层面来讲,电商还是正在发展中的行业,国家的优惠政策应该尽可能向其倾斜。而且税率也不应该一刀切,应该按照营业额进行区别对待。

目前,对电商这种交易方式进行征税,已得到大多数国家的许可,包括英国、德国等欧洲国家的电商企业普遍都需缴纳一定比例的税收,而5月刚刚获得通过的《市场公平法案》也使美国网购免税时代彻底终结。

天册律师事务所律师姚小娟认为,网店的规模与电商纳税之间存在内在联系。对于淘宝上几百万小微职业卖家来说,电商的无税收和无店面成本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基础。一旦征税,价格抬高,利润减少,部分卖家将另谋出路。这可能是电商的一次大洗牌,也可能会对刚刚繁荣起来的电商形成致命打击。

赵萍表示,其实线下零售商**也不是一刀切的。像路边的小店、批发市场的摊位,都是采用定额征收,每个月缴纳500元即可。

采访中,多数业内专家认为,我国电子商务发展速度很快,但与发达国家甚至一些发展中国家相比,相关的电子商务税收法规研究明显滞后,在电子商务税收立法上有很大的空间。因此,我国迫切需要建立完善的电子商务税收政策。

C2C个人网店,实际数量正趋于减少。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12月,实际运营的个人网店数量达1122万家,同比减少17.8%;预计到2014年中国个人网店将下降到918万家。

3 范围:能否保公平

国内电商业界普遍认识到,网店征税是一种必然趋势,实行与否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至于何时征税、征多少为宜则取决于创新机制与保证财政收入之间的关系,税率高低与税基宽窄之间的关系,加强收税征管与保护消费者隐私权之间的关系等问题的厘清。如此可以推测:这些问题的基本厘清之日,就是我国实施电子商务征税之时。

业内有观点认为,随着B2C巨头的崛起,行业竞争加剧;个人网店也在考虑如何突出差异化优势,不再单纯依靠“税收红利”。当个人网店进入正向循环,“税收红利”将逐渐退出。

对于电商征税,淘宝此前在官方微博上呼吁,征税损害的是辛苦创业的年轻人,对个人小店主征税就是对他们的希望和未来征税。但是从建立公平的市场环境上说,征税合情合理。

原作者:潘晔

征收难点

目前,包括京东、苏宁易购、当当网、凡客诚品等在内的规模型电子商务企业,均能做到按照**和税法的相关规定依法纳税,并且按照相应比例上缴。但淘宝上的卖家,尤其是中小卖家,却因国家相关部门并没有单独要求其对网上销售进行纳税,而得益于免税等优势,这部分卖家则可以提供价廉物美的商品。

“讨论收不收税是没有意义的,电商收税是必然的。”电子商务资深从业者、赢动教育CEO崔立标向记者表示,现在需要讨论的是什么时间收、怎么收、缴税主体的确定等问题。

专家表示,目前市场上太多的小卖家缺乏品牌和核心竞争力,如果长期低质低价来竞争,本身对市场是没有太大好处的,这些小卖家也需要被促进,向正规化转移。另外,转移过程中,正规化是一定要交税的,只不过在卖家规模较小的时候得到政策的扶持是合理的,但是当这些卖家的规模壮大了,还靠线上不交税和别人竞争就对其他守法经营者造成了歧视。

事实上,经过多年发展,C2C平台淘宝网店已经形成固定生态,各种类型的卖家并存,即:一是没有进行工商登记的个人卖家,二是已注册公司的个人网店,三是实体店的网上商铺。后两者与线下的实体公司并无二致,均应依法纳税,也在履行交税义务。但是,第一种即“纯个人网店”,我国一直未出台征税的具体办法。

不过,有不少淘宝卖家对于上述观点表示否定态度。有卖家表示,B2C企业普遍认为,**有利于行业公平发展,但在不少中小卖家看来,税收的公**而会造成经营上的不公平。大型企业由于规模庞大,对GDP的贡献高,不少地方政府会在拿地等方面予以优惠及扶持,但这些小卖家是**享受不到的。因此在整体上,小卖家的经营成本还是会高于规模型电商。

有两个标志性的事件是:2010年7月1日实施《网络商品交易及有关服务行为管理暂行办法》后,国内的个人网店才开始逐步步入“实名制”时代;2011年,武汉市国税局开出国内首张个人网店税单,即:对淘宝女装网店“我的百分之一”征税430余万元。

相关链接

自此,对于个体电商的征税问题才正式浮出水面。去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建议,我国应该通过《电子商务税收法》,建立电子商务税务登记制度,对在网上进行交易的商家收税;全国人大代表、步步高集团董事长王填也递交多份议案、建议,呼吁规范电子商业缴税,称“否则对实体零售不公平”。

电商征税影响几何

多方激辩之后,电商征税话题被推向风口浪尖。

会否迫使淘宝卖家涨价

此后几个月内,国家相关部门的频繁举动和表态:去年“两会”结束不久,国家税务总局开始实行《网络发票管理办法》,被视为是为征税做准备;随后,对于如何规范电商市场交易及市场秩序,国家工商总局举行了座谈会。

一台电脑、一个相机、一个打印机,这就是星晴(化名)淘宝店的全部家当。星晴在淘宝上开店已经三年有余,当初开店纯粹是为了打发时间,想着一边带孩子一边赚点小钱补贴家用。经过三年的运作,目前她的小店一年的营业额已能突破百万元,利润在10万元左右。

去年6月4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姚坚在回应媒体询问时证实,依法纳税是每个公民和企业的义务,税法对传统企业和电子商务企业是统一适用的;商务部正在积极推动《网络零售管理条例》出台,目前仍在前期调研,尚无具体的出台时间表。

对于目前热议的电商征税,星晴表示不解:国家不是要对个体采取免税措施吗?为什么还要对我们这些个体中的个人收税呢?同时,星晴表示,如果国家针对电商征税,淘宝上的商品可能会集体涨价,将失去价格优势。

9日晚,张佩东也坦言,由于这些个体网店没有工商注册,无实体店经营,经营数据、收支电子化,分布区域广,给 “实体化”、“属地化”的监管部门工作带来巨大挑战,实施税收征管面临重重困难,监管成本高、金额小。

不过,韩都衣舍相关负责人对于征税一事却有不同看法。该负责人表示,国家税务总局发布的《网络**管理办法》从4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推行使用网络**。网络**的推行对于电商市场规范和消费者权益保护都是有利的。至于外界传言的这一举动将会推动网购产品价格上涨这一说法,韩都衣舍予以否认。给买家开具**,可以增强其对韩都衣舍店铺的信任感,**、上税,虽然会增加运营成本,但韩都衣舍本来就不是靠价格来吸引消费者,低价不是可持续发展的策略,品牌价值才是吸引消费者购买的核心。

崔立标看来,时间点应该不是问题了,已经成熟;难点在于:第一,技术问题,税率、税基的确定,缴税主体的划分,比如淘宝700万家店铺,不可能一刀切;第二,税收体制问题,电商经营范围是跨区域的,首先是国税和地税怎么分配的问题,其次是卖家注册地和买家购买地如何分配税收的问题。

会否引发淘宝商家大量倒闭

一淘搜索、淘宝搜索产品负责人鬼脚七日前发布的一篇网络文章中提到,一个年销售额100万元、年利润10万元的淘宝男装品牌卖家,在缴纳了增值税、教育附加费、城建税、地方教育附加费和企业所得税后,剩余利润为1.134万元。

有电商负责人直言,由于税负较高,小企业如果老老实实纳税,90%可能会倒闭。按中国现有的税制和市场环境,中小企业很难生存。一边让我缴重税,一边要我卖便宜,企业被夹在中间不死都难。

业内人士指出,由于国家相关部门并没有要求淘宝卖家单独对其网上销售进行纳税,这部分卖家可以提供价廉物美的商品。但是一旦这部分卖家纳入**范围,不仅成本会直接转嫁到消费者头上,而且还会加剧C2C行业的竞争。

而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电商**的难点,也在海量的中小卖家身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税务部门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税务部门一直在探索电商**的适当方法,但难以实现的核心问题在于,无法认定电商交易额。构成国内电商市场的主力是海量的C店,不少店铺连执照都没有,更别提纳税了。该税务部门负责人表示。

会否利好B2C电商企业

对于现在业内热议的电商纳税一事,国内某知名B2C企业负责人表示,即便现在电商征收税款,对B2C企业而言也没有影响。

不过,该负责人认为,这项提议对淘宝卖家为代表的C2C影响**。电商征税会直接打击淘宝,目前,阿里已经把很多资源从淘宝转移到了天猫,现在淘宝在走下坡路,很多淘品牌已岌岌可危,能够跳到天猫上需要一定的规模和资质,多数淘宝卖家还不具备这个资格,如果现在征税则会对小卖家们产生巨大冲击。

对此,乐蜂网**总监叶小舟表示认同。叶小舟表示,电商征税并不会对现有的市场格局有太大影响,特别对于B2C平台而言,日常已经有纳税的责任。而对于C2C会有一定的冲击,在一些薄利的小店铺很可能会因为税收问题而转变经营模式。

马云也早已意识到了电商纳税的必然性,早在2011年召开的网商大会上,马云就曾说,网店要时刻做好征税准备,网店什么时候开始征税,并不掌握在淘宝手里。淘宝能做的是与网商共同努力,把税收的期限和额度适当放宽。

某电商企业相关负责人认为,电商征税可以,但必须给出上线时间表,并提前设立一个缓冲期,预留充分的时间作为准备期,让这些店家平稳过渡。如果直接征税将对商家产生冲击,尤其是小卖家,可能会导致成批的商家关门歇业。但如果设立缓冲期,给企业预留缓冲期,留存足够的运营经费,让这些企业有机会活下来。

尽管2008年国务院机构改革后,国务院商定方案明确由工信部指导协调电子商务发展,但由于电子商务又属于商务范畴,商务部于2011年6月组建了电子商务和信息化司,负责电子商务的宏观指导和管理。各部门均从各自工作职责出发出台了有关的政策及其管理措施,相互之间存在不一致、不协调甚至矛盾的现象,也让电商征税一事一拖再拖。

作者:物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