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年前,一瓶小拉菲完税价格也就七八百元,现在水货的价格也要五六千元。去年初还能买到5000元左右的拉菲,今年上半年肯定是上万了。1982年产的拉菲认知度比较高,是国内炒作的标杆,高峰时要四五万元一瓶,价格大概翻了四五倍。北京万欧兰葡萄酒俱乐部创始人陆江讲起拉菲这3年来在中国坐直升机式的身价故事,它成为混合世界顶级物品与中国消费习惯的一个奇特结合。 陆江的判断是送礼加上宴请,占到中国高端洋酒消费市场的90%以上,他将这两种用途归为一类,因为宴请本质上与送礼是一个特质,宴请就是一种当时消费的礼品。为什么对数据如此肯定?在中国真正做顶级洋酒投资和收藏的人,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而今天在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喝拉菲却有些被人笑话的嫌疑。业内人士张伦对拉菲在今年中国大城市急转直下的待遇,稍微感到吃惊,他告诉记者,拉菲今年的主力消费者已经在二、三线城市,一线城市喝拉菲容易被人笑,可见风潮变化之快。实际上酒本身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它被作为消费和送礼工具,打上了强烈的国情烙印。其实欧洲二等酒庄里也不乏非常棒的酒,从去年中国一线城市开始流行靓茨伯、龙船、度哈米隆等品牌,说明理性消费开始出现。于是,拉菲从今年五六月开始,在中国的价格开始跳水。 但是中国人对顶级葡萄酒的热情并未减少。陆江说他现在一个月能接到八九个希望投资洋酒的咨询项目。很多人直接说,并不指望这个生意赚多少钱,能够持平就行了。官员和房地产商转型做红酒生意有着天然的优势,因为他们周围有固定的消费市场,比较容易建立和维护客户群。有些投资者为大财团或是大富豪,抽一部分资金来做洋酒生意,很多时候带有玩票性质。这是洋酒行业的一个特别之处,显得比较光鲜,让人觉得品位高。财团或富豪可以以洋酒为平台,建立一个私密又独特的高级社交场所。一些靠原始资本积累起家的矿主或房地产开发商,公众形象并不好,洋酒产业能让他们有个形象上的变革。 而顶级葡萄酒能够风行中国,与它的送礼功能唇齿相依。主持过多次高档晚宴的张伦深有感触,中国送礼人的心态是喝到了一定金额,才能上这个档次,这样才能体现诚意。张伦向本刊记者多次提到体现诚意的说法,他认为这种诚意分为几个层面的意思,一是礼品要值钱,另外送的东西必须是对方知道的、认可的,这样才够面子。相比于茅台等中国白酒来说,洋酒的价格量级更高,也似乎带着一种优雅的西方生活观。如果送的礼物对方不认同,不能引起共鸣,那么效果就达不到。送礼人需琢磨收礼人的阅历、喜好、财力、手中的资源等等。酒的价格是很明确的,对方一看就知道值多少钱,价格不菲的洋酒送礼效果不错。无论是什么礼品,最终本质上就是要达到对方认同的效果,能带来惊喜当然更好。 张伦细数自己作为洋酒专家接触到的高档消费,发现高级洋酒以公司消费居多,功利性的交际多,只有极少数是富豪间单纯的个人交流。送礼的大小与反馈的利益大小直接相关,酒比起腕表、包这些物品,它是一次性消费,可以说某种程度上更是真正的奢侈。 在他主持过上百场的高级晚宴中,一桌喝两三瓶洋酒是比较文明的喝法,多数人开始比较文雅,但是喝到一定性质上开始像喝白酒那样频频干杯,一桌消费几万元的洋酒并不少见。有的晚宴一桌10人,平均每人洋酒的消费以万元计。 张伦发现,对于送礼者来说也存在一个性价比高不高的问题。真正能解决问题的人,有时候不一定与官职大小直接相关。送礼也分为细水长流型或是立竿见影型,虽然国内真正欣赏干红的人很少,但是并不妨碍大家把它作为一个高档交际圈中的必需品。 与顶级洋酒消费相映衬的,是一些隐秘的私人高档会所。张伦发现,公众所知道的高档会所只是冰山一角,北京离市内不远的地方,就隐藏着一些会所,从外观看多是矮矮的灰楼,考究却不奢华,毫不显眼。但是进到内里另有洞天,会所每一寸设计都精雕细琢,投资额巨大。在一些私密的社交场合,见到高官以及太太的装扮非常奢华,拎着高档名牌包,但是这种场合是让他们绝对信任的私交场所,不会暴露在公众面前。这往往是一些大财团或是地产商建立的,作为财团或个人的社交平台。公众能看到的都不是真奢华。 这种聚会每一次都会有个噱头,比如请来了某高官、某个著名的商业领袖,某个特别火的大明星,或是主人弄来了一瓶少见的罗曼尼康帝请大家来分享。有时候会是一场很小型的私人音乐会,请来知名的艺术家只为几个人表演,有时候也会是非常高端的主题演讲。 在这种场合,交往早已不是单纯的情感联络,社交平台的主人是搭建这个小型网络的关键人物,他们把圈中的资源汇集在一起,成为资源交换和维护的核心。平台的主人往往是非常有实力的企业家,能够提供交际成本,用资源来维持资源,成为一个资源库的运作者。 在这个社交圈中,人和人之间并不是简单的相求关系,也没有绝对的高低之分。比如某个官员在特定领域拥有绝对权力,但是他可能会遇到其他领域办不成的事情,平台主人就能在别处寻找到这种资源。一些地方大员会定期往高级的交际圈里送上地方上的奇珍异宝,或是在地方接待中去吃顶级厨师烧制的地方时令宴席,欣赏不对外的国宝级藏品等等。奢侈物品是交际圈中基本的点缀品,也是女性领袖们聊天的共同话题。有影响力的人的时尚意见会被别人接受和效仿。从这个角度来看,再顶级的进口葡萄酒,此时也只是个附会交际需求的工具。

说到高档私人会所,人们通常的印象都是奢华的环境、昂贵的价格,象征着高品质的消费。

有人脉关系的“特殊人群”成进口葡萄酒的新主流渠道  编者按/近年来,拉菲在中国市场的待遇就如同坐上了过山车,一度火得一塌糊涂,然而今年以来,各地关于拉菲下架的消息不断曝光。据悉,拉菲本庄一年的产量大约为50万瓶,能够销售到中国的最多只有5万瓶,但在中国市场实际销售的“拉菲”却高达200万瓶。  在拉菲被大量“山寨”,从而引起各地开始打假的背景下,曾经一路看涨且具有投资价值的拉菲开始降价。在“拉菲神话”眼看就要破灭的同时,反而给其他欲进入中国市场的洋葡萄酒提供了契机。  和国产白酒、啤酒的大流通、大渠道相比,进口葡萄酒多半是小渠道、小流通,渠道分散,进入门槛低。  除了ASC(圣皮尔精品)、名品世家、优传供应链等为数不多的几家规模较大的进口葡萄酒经销商,其他的则是多如牛毛、实力参差不齐的小代理商。  据法博纳商贸公司首席执行官庄丽娜透露,仅仅北京市场上,一年就会倒闭数千家葡萄酒经销商,同时又会出现数千家代理商,因此进口葡萄酒渠道用“大浪淘沙,前赴后继”形容,一点不为过。  小众渠道为王  目前进口葡萄酒的销售渠道主要以连锁专卖店为展示形式,而企事业单位团购和酒店、夜店消费则占据着主导位置。  葡萄酒大致分为饮用型和酒庄型,饮用型葡萄酒作为工业化产品,一般都是批量生产,产品可以标准化,入门级的产品比较多,国产葡萄酒多半都是饮用型;而酒庄酒则是在自己专有的土地上酿造出来的,个性化很强,一般很难做到批量出产,大的酒庄一年可以产几十万瓶,小的酒庄甚至只能产几万瓶。  像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这样的葡萄酒的“旧世界”国家,基本都是以酒庄酒为主,在法国波尔多地区酒庄多达上万个,这些酒庄每年的葡萄酒产量有限,品质一脉传承,基本不做品牌,销售也都有自己固定的渠道和圈子。  据《酒海导航》杂志主编张勇介绍,全球有150多个葡萄酒生产国,目前有70多个国家的数以万计的进口葡萄酒品牌涌入中国,在兴旺了国内葡萄酒市场和为中国消费者提供更多选择的同时,也因“无品牌”现象导致了没有特色的销售乱局,鱼龙混杂,良莠难辨。  在中国市场上,除了拉菲、拉图、卡斯特等几个知名的葡萄酒品牌外,其他的进口葡萄酒基本都没有知名度,这样的小众化的产品进入大众渠道,如商场、超市,就很难进行销售,即使在法国的超市渠道,葡萄酒的销量也不高。而商场、超市渠道基本沦为产品展示和价格标签的功能,即使销售也只能销售低端葡萄酒。  江苏宜兴万基酒业的总裁周益峰曾经找调查人员在超市的葡萄酒专柜做过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在三天的时间里,除了能销售出几瓶国产葡萄酒以外,进口葡萄酒基本没有销量。这让周益峰放弃了未来进入大流通、KA渠道的打算,专注于做团购渠道。  在超市、商场这些传统的大流通渠道,进口葡萄酒都基本遭遇冷遇。一方面普通消费者还没有形成日常消费葡萄酒的习惯,另外一方面,进口葡萄酒品牌知名度低,消费者难以选择,缺乏信息沟通,反而会选择张裕、长城这样的国产知名葡萄酒或者一些价格低廉的杂牌葡萄酒。  相比之下,葡萄酒的专卖店渠道就好得多,由于品种齐全,可以沟通交流,走量一般会比较大。“目前进口葡萄酒的渠道主要以连锁专卖店为展示形式,企事业单位团购和酒店、夜店消费占据主导位置。”张勇表示。  关系营销盛行  团购渠道的开拓主要依靠圈子和人脉关系来拓展,这也是为什么进口葡萄酒的经销商很多都是官员、退休官员和商人的原因。  作为多年的酒类营销实战专家,肖竹青接触过很多进口葡萄酒的经销商,让他惊讶的是他所接触的河南的进口葡萄酒代理商几乎都是各地市的正处级以上干部,有交警队长,有县长、副县长,还有出租车投诉处处长。此外,还有很多煤矿的干部也在做葡萄酒代理。  而团购渠道的开拓主要依靠圈子和人脉关系来拓展,这也是为什么做进口葡萄酒的经销商很多都是官员、退休官员和商人的原因。在肖竹青看来,进口葡萄酒价格不透明,卖多少钱很难判断,因为信息的不对称,就有了暴利的可能。此外,进口葡萄酒的评定标准缺失,几万元的拉菲基本没有几个人喝过,更增加了价格虚高的可能。  最近几年,政商消费领域出现了消费风向的转变,以往喝大酒、喝白酒的风气正在消弭,而喝进口葡萄酒成为一种时尚的选择。  出于健康的考虑,现在很多官员宴请宾客已经很少喝茅台、五粮液,而是选择高端的进口葡萄酒,受到政治消费风向转变的影响,很多商人也跟风消费,在大酒店、会所等地方请客,通常都会在车的后备箱里准备三种酒,白酒、进口葡萄酒和啤酒。  周益峰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每次自己去酒店宴请宾客,都会带上白酒、进口葡萄酒和啤酒,宾客喜欢喝什么酒,就拿什么酒款待他们,这几年大家确实更愿意喝进口葡萄酒,毕竟进口葡萄酒的价格还不及国产二线高端白酒的价格,而且喝进口葡萄酒也很有面子,还更健康。

然而,业内人士近日主动爆料,绝大部分高档会所都在用高昂的价格销售假洋酒,卖假酒更是已经成了一些会所最主要的生财之道,大约40%的假洋酒都是通过会所消费的。

推荐阅读

默多克与邓文迪将离婚 分手费或达10亿美元

94年女孩 曝与73年干爹故事炫富 孙静雅艳照 校园内激情亲热场景 裸体火辣游行 迷奸案女星不雅照 刘嘉玲钓遍富豪 明星爱就发裸照 富二代隐私生活 护士装撩人短裤 曝泰国红灯区人妖 新金瓶梅裸战

典型案例

6000元的小拉菲

其实是高仿假货

10月8日,元宏建筑设备租赁公司负责人孙先生为了答谢公司的重要客户,在位于丰台京良路的18号会所订了一桌饭,餐费含酒水共计1.8万元。

席间,孙先生请的客户对会所提供的1瓶价值6000元的小拉菲提出质疑,认为这瓶酒味道不正,很可能是假酒。当孙先生提出换酒的要求时,工作人员坚称会所的小拉菲是正规渠道购入,不同意换酒,并阻止打算退餐的孙先生一行离开。

“因为后来双方发生了一些肢体冲突,我们就报了警。”孙先生告诉记者。民警赶到后,他要求会所出示小拉菲酒的进货票证,否则就将酒送到有关部门鉴定。

“如果没有问题,我愿意除了饭钱外,再赔偿会所1万元。”孙先生说,在他的坚持下,会所终于同意更换一瓶拉菲酒,并承认进的这批酒不是正品,而是高仿的假货。

会所卖假洋酒 售价比正品还高

无独有偶。今年中秋,在京深海鲜市场做生意的马先生请朋友在东四环小武基的一家私人会所就餐。

席间,马先生点了一瓶“皇家礼炮21年威士忌”,该酒正品的市场价1100元左右,会所的售价是1860元。

马先生喝过“皇家礼炮21年威士忌”,也听懂酒的人介绍过,真品呈金黄色,而且很透亮,标签上有中文标识和卫生检验检疫章。

但是会所提供的这瓶酒颜色浑浊,无中文标识和卫生检验检疫章。马先生认定这是假酒并要求退换。

会所起初不同意,但当马先生态度坚决,表示要向有关部门投诉时,对方同意将酒收回,并在结账时给予打折作为补偿。

业内揭秘

爆料人:张黎(化名) 身份:海淀西山某会所餐厅服务主管

给客人上假酒 必须看人下菜碟

张黎曾在4家会所工作过。她告诉记者,卖假酒现在已经成了行内潜规则,是会所重要的挣钱手段之一。

“我在丰台永定河东岸一家会所做餐厅服务主管时,每天平均接待3桌客人,每桌餐费平均8000元,会所要求每天最少要向客人推销出去2瓶假酒。”张黎说,这些假酒价格都在千元以上。

推荐阅读

默多克与邓文迪将离婚 分手费或达10亿美元

94年女孩 曝与73年干爹故事炫富 孙静雅艳照 校园内激情亲热场景 裸体火辣游行 迷奸案女星不雅照 刘嘉玲钓遍富豪 明星爱就发裸照 富二代隐私生活 护士装撩人短裤 曝泰国红灯区人妖 新金瓶梅裸战

张黎透露,高仿茅台进价每瓶200元,卖给客人每瓶1700元,服务员提成300元;高仿皇家礼炮进价每瓶180元,卖给客人每瓶1200元,服务员提成250元;高仿小拉菲进价每瓶100元,卖给客人每瓶5000元,服务员提成500元。会所卖假酒的收入可以占到总营业额的10%以上。

“推荐假酒时一定要看人下菜碟,对那些为了办事咬牙请客的人,可以推荐茅台,因为他们大多数也没喝过几回茅台,对真假根本辨别不出来。”张黎说,而对有身份的食客和熟人,就不能轻易上假酒,一定要等对方酒酣耳热时再上。

爆料人:张峻(化名) 身份:星辰伟业商贸公司的红酒销售员

十月份一个月 卖了150瓶假拉菲

张峻做销售的主要对象就是高档会所,销售的红酒有法国拉菲、智利活灵魂、澳大利亚百安奥比良、苏格兰麦卡伦等品牌。但在销售中他发现,许多会所更喜欢高仿假酒。

高仿酒造假技术高超,效果逼真,一般人从外表很难识别。张峻告诉记者,高仿拉菲大部分来自广东,每瓶成本不到50块钱,而低仿酒的成本不到20块钱。

“仅10月份我就向六家会所推销了150瓶高仿小拉菲。”张峻说。

爆料人:胡先生 身份:本市南郊一家私人会所的老板

请客好面子 主动要求上假酒

胡先生是本市南郊一家私人会所的老板,“我们会所卖出去的大拉菲没有一瓶是真的,小拉菲有三分之二是假的。”说起私人会所卖假酒,胡先生显得毫不避讳。

推荐阅读

默多克与邓文迪将离婚 分手费或达10亿美元

94年女孩 曝与73年干爹故事炫富 孙静雅艳照 校园内激情亲热场景 裸体火辣游行 迷奸案女星不雅照 刘嘉玲钓遍富豪 明星爱就发裸照 富二代隐私生活 护士装撩人短裤 曝泰国红灯区人妖 新金瓶梅裸战

他告诉记者,来会所消费的客人,大部分是请客办事的,以前请客上茅台最有面子,现在拉菲酒成了面子的象征。

“如果真上拉菲酒,一般请客的人真难以承受,因为大拉菲市场价一瓶8万-10万元,一桌饭下来要十几万块钱。于是一些顾客在请客前,就背地里跟我们打好招呼,主动提出要高仿拉菲酒。”胡先生说,高仿大拉菲每瓶也要卖8000元,高仿小拉菲每瓶1500元。

胡先生透露,现在市场卖的拉菲等洋酒,假的要比真的多出许多。

“我认识不少和我一样做会所的朋友,大家情况都差不多,大一点的会所,一年卖假酒就能赚上百万。”胡先生说,据他所知,大约40%的假洋酒都是通过会所消费的。

行业现状

会所无照经营成为打假空白

记者了解到,目前,北京有各种私人会所多达4000余家。按种类分,有养生会所、健身休闲会所、文化娱乐会所和聚会餐饮会所等。

会所大部分采取会员制,具有一定的身份或缴纳一定数额的会费才能入会,享受该会所提供的服务。

北京市内的私人会所定位也各有不同,有的会所公开挂牌,对外营业,但市面上更多的是既不挂牌也不署名的“私密”会所,而这些“私密”会所则成了打假的空白。

中国政法大学经济法博士生导师、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院长符启林教授指出,目前法律对私人会所的监管还是空白。

“社会的新鲜事物总是走在法律的前面,这很正常。”符启林说,社会上各种会所暴露出的种种问题,应该引起政府相关部门的重视,加强监管,不留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