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礼文化只是中国人对奢侈品的迷恋日益增加的原因之一。彰显地位也是奢侈品最大的客户群出现在中国的原因之一。 去巴黎买LV、Channel,去美国买Armani、Coach龙年春节,中国人对于奢侈品的狂热再次引人惊叹:据世界奢侈品协会称,2012年1月1日到2月1日期间,预计中国人到海外购买了价值72亿美元的奢侈品。2010年,这一数字为49亿美元。 韩联社记者注意到2月初发布的这一数据,中国人已经成为外国游客中奢侈品的最大买家。中国人占欧洲奢侈品买家的62%,北美买家的33%。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的描述更为生动:上周在新加坡飞北京的班机上,我大略体会到中国游客出国消费的豪气。放眼望去,好些中国游客提的都是名牌袋子。 无疑,从圣诞节到春节的这段日子是奢侈品厂商一年当中销售最火爆的一段时期,《今日美国报》不但注意到这一现象,还分析了原因,在送礼已成为习惯的中国文化中,这些节假日给了中国人一个采购的理由也许送LV手包是为了敲定一份生意合同,而iPad是作为公司聚会的奖品。 报道还引用了罗德公关公司去年对于上千名中国买家的调查结果:中国四分之三的奢侈品顾客买礼物是送给重要人物,其中半数是送给家人,三分之一是送给生意伙伴。 英国《每日电讯报》曾经用送礼文化来解释为何中国的奢侈品消费群体与西方的不同。在西方,女性是奢侈商品的主要消费群体,而中国的奢侈品消费者中男女各占一半。 当然,送礼文化只是中国人对奢侈品的迷恋日益增加的原因之一。彰显地位也是LV最大的客户群出现在中国的原因之一。 美国《福布斯》杂志和英国《每日电讯报》都认为,地位意识推动了中国人对于奢侈品的消费。中国的新贵阶级并非欣赏奢侈品本身的美,而是将它们看作地位的象征。《每日电讯报》说。美国麦肯锡事务所关于中国奢侈品消费的研究报告表明,奢侈品市场最大的增长潜力就来自于中产阶级。很多人承受着同伴带来的巨大压力,觉得需要购买他们的朋友和邻居拥有的产品,这样就不会落后。《福布斯》分析。

摘要: 对奢侈品的热爱是中国财富新贵的最大特征。 和伦敦有着1小时火车距离的小镇Bicester,有着英国乃至欧洲闻名的「OutletStore」(「畅货中心」,指在大都市郊外开设的大卖场,以极为低廉的价格出售过季的名牌货)。这种卖场因其价廉物美而受到各国旅游媒体评中国人海外购物如暴发户对奢侈品的热爱是中国财富新贵的最大特征。 和伦敦有着1小时火车距离的小镇Bicester,有着英国乃至欧洲闻名的「OutletStore」(「畅货中心」,指在大都市郊外开设的大卖场,以极为低廉的价格出售过季的名牌货)。这种卖场因其价廉物美而受到各国旅游者和中产人士的喜爱。 但近两年来,对Bicester的抱怨开始增加,「怎么现在这里的折扣越来越少,价格越来越不划算了?」 「因为东西都被中国人买光了。」在英国Bath的女留学生Rachel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她曾是这里的常客,不过这两年她很少光顾,因为不太划算了。 中国人购物置地的报道越来越多地出现在西方媒体中,但字里行间渗透着感慨、惊诧、怀疑甚或不解的情绪。 相似的一幕,其实曾在上世纪80年代出现过,当时的日本「几乎买下了半个美国」。 中国购买潮 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和旅行团到发达国家「扫货」,使得当地商家一再提高价格。几乎所有名牌专卖店,如巴宝莉(Burberry)、古驰(Gucci)等都增加了华人员工为中国客人服务,「您可以使用中文购物」的告示格外醒目。Burberry在伦敦销售额的30%来自中国游客,而中国游客买走了欧洲Gucci22%的销售额。 「北京镑」(指中国人在英国花的钱)已经在英国成为一个新名词。2009年,中国游客的开销比前一年增长了3-4倍。 位于东京银座著名的三越百货店内,售货小姐用中文和客人交流的情形甚为平常。付款处贴着「我们欢迎使用银联」的告示,上了年纪的日本管理人员站在门口,给鱼贯而入的中国游客90度鞠躬。1月24日的日本《朝日新闻》以《期待中国人的钱包》为题,报道了日本静冈县为迎接来自春节假期的中国游客而做的种种努力,包括提供中文说明、中文导购和相关金融服务。 即使在中国特别行政区香港,来自大陆的购物潮也让商品价格一再上提。「圣诞期间的折扣少得可怜,有些根本没有,以往有很多两三折的商品。」在中国银行工作的小王和时代周报记者聊起香港当前购物现状,「现在去香港购物的人真的太多了,过个关都要好几个小时。」 这些,仅仅是「中国人购物狂潮」的缩影。事实上,从伦敦的哈罗百货,到巴黎的老佛爷百货到米兰附近的一些名牌工厂店,没有人能预测中国买家的上限在哪里。 据统计,中国已经超越了美国,成为仅次于日本的世界第二大奢侈品购买国。 圣诞节前,57岁的香港房地产大亨刘銮雄(身家25亿英镑)花3300万英镑买下了伦敦高档住宅区一幢6层豪宅。英国《每日邮报》指出,中国买家是当前伦敦最活跃的海外投资者。很多中国大陆人在伦敦物色房子(预算800万-1700万英镑)。「如果这些中国人不买房,就会买公司,买很多公司。」 是的,中国企业的海外收购和扩张在同步进行。从联想收购IBM的Thinkpad业务到吉利整体收购沃尔沃,到最近的中石油收购欧洲的炼油厂和工商银行收购美国东亚银行。 国际社会和舆论已经从一开始的惊诧、议论纷纷到现在的习以为常。媒体的观点已经从「中国人会来收购吗?」发展到「中国人会出价多少?」 海外采购的第三个层次就是政府采购。「有人开玩笑说是『坐着飞机吃大豆』(两种我国政府近年来最常采购的商品)。」暨南大学经济学院党委书记杜金岷教授接收到时代周报采访时形容中国的政府采购,「我们长期以来为了在短期内平衡国际收支,做了很多这样的采购。」 买家的尴尬 「去年9月份我去了美国,感受很深。中国人,特别是富有阶层的中国人在美国非常有钱,但是他们对奢侈品的追求并不让我觉得舒服。」杜金岷感慨,「过度的追求奢侈品既不利于国家持续发展动力的提高,在西方人眼里,更多是暴发户的形象。」 外国社会对中国「买家」始终有一种微妙的态度。中国客人由中国员工接待,外籍员工往往冷冷地在一旁看着,似乎在看着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小偷们也总喜欢盯着中国人,因为都知道「中国人有钱,且现金多」。 伦敦的酒商也对中国人有两种印象。首先,钱不是问题。苏富比拍卖行不久前宣布,一瓶1869年的「拉菲」以超过13万英镑的价格被─位中国买家买走。「顺便说一句,买那瓶酒是为了喝,而不是藏在酒窖里。」近一年来我们发现,人们几乎肯出任何价钱买酒,」佳士得拍卖行的酒类拍品负责人戴维·埃尔斯伍德说:「这不是投资,而是无节制的消费。」 其次,中国买家有他们自己的喝酒方式,而这种方式可能令传统的品酒行家感到惊诧。即便是6000英镑一瓶的1982年法国顶级红葡萄酒,中国人也会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们会干掉一整杯,甚至加入可口可乐,让酒喝起来更甜。」《每日邮报》报道。 出生在香港的伦敦理财师安迪·王说:「西方生活方式对大多数中国人都没有吸引力。」他说:「他们绝不认为乘坐豪华游艇遨游法国圣特罗佩湾有什么特别吸引人之处。」那他们做些什么?「哦,你知道,他们喜欢养鸟」。安迪说,「还有书法、绘画之类的事情。」 「中国有13亿人,最富裕的人数即使很少也有6000多万,就和欧洲一个国家总人口一样,这当然是一个很大的消费人群。」杜金岷分析道,「但是从另一方面说,按照联合国GDP3000-8000美元的标准划分,中国刚刚迈入中等发达国家下限。在这种情况下,过度奢侈自然会引来非议。」 《纽约时报》在一篇名为《购物,中国,购物》的文章里也写到:中国依然是一个相对贫穷的国家,他的人均GDP比泰国和秘鲁都要低。在远离大城市的农村里,许多人依然因为贫困维持着最低水平的物质生活及放弃最基本的教育。 相对于个人的消费购买来说,以企业和国家行为的海外购买因为牵扯进更多的商业和政治因素,并不适合用简单的道德思维去剖析。 但是在客观上,当前的中国企业还缺乏很经典的海外收购的成功案例,我们总是能听到不和谐的声音。 欧盟委员会负责工业事务的副主席安东尼奥·塔亚尼(AntonioTajani)近期就发表言论要求:欧盟审查那些带有「明显威胁性的投资」。这被认为直接指向来自中国一家不明企业对一家荷兰光纤企业的失败收购。而另一名欧盟高级官员,贸易专员古赫特(KarelDeGucht),近期也主张:如果中国不能在政府招标中对外商一视同仁,就要对中国在欧盟的商业收购和投标进行报复。 在这种争议中,我们固然应该批判和警惕西方对中国的政治偏激和其他各种有色眼镜,但是对中国企业和政府自身需要的一些策略也不应该完全忽视反思。 杜金岷直言中国的海外收购在战术上存在问题:「我们现在已经感觉到,中国人买什么,什么就涨价,所以战术上要配套。不能当冤大头。」 他进一步分析:「美国次贷危机以后,全球资产的水分相对被沥干,所以现在这些资产相对来说是一种『干货『,中国去抄底未尝不可。但是抄底不等于随随便便直接买企业,也不代表都去买美国国债。中国在进行海外收购的时候可以注意三点,第一个是资源类。第二个是收购人才,比如华尔街的金融人才,如证券分析师、精算师等过去要价很高,现在就低很多了。第三个就是继续要和美国讨价还价,争取引进更多技术。』 日本经验可借鉴 曾几何时,富裕起来的日本人也在世界范围内大肆撒钱,给人留下深刻而充满争议的印象。「日本人很好认,手上拿一个相机,胸前一个相机,屁股上还别着一个相机」,类似嘲讽常见于1970年代的欧美媒体。从当时很多西方影视作品里可以感受到,日本人的形象并不好,总是「有钱但是咄咄逼人」。 日本企业和政府也不落后于普通国民,收购帝国大厦,收购电影公司米高梅,整个整个地从法国购买古堡和葡萄酒农庄等等,甚至有些日本村庄,因为泡沫经济时期钱多花不完,干脆买入大量的黄金铸成佛像。在泡沫经济破裂以后,这些「盛景」沦为后人的笑料和批评日本经济模式的论据。「有人说日本人玩不过美国,我倒觉得不是如此,并非日本人就没有美国人聪明。只是日本人收购的时候还有很多经济泡沫,其实还是时机问题。」曾在日本做过访问学者的杜金岷如此认为。 不过从另一方面说,30年过去了,虽然日本在经济上依然没有完全走出泡沫经济破碎后的阴影。但是其民间形象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除了老调重弹的「民众素质」论外,其他一些因素也依然值得考虑。 日本人追捧名牌的风潮并不比中国人低。有人戏称「路易斯·威登」(LV)如果没有日本消费者的青睐,不会有今天的地位。但是日本人自己也能创造牌子。川久保玲、三宅一生、山本耀司、桂由美等时装大师早已在西方取得了不弱于其本土大师的世界影响力和地位,无印良品、优衣库等在西方也能受到和本土品牌同样的追捧。 除此之外,其他日本制造也以自己的质量打入西方市场,赢得尊重。以威士忌为例。在2010年英国《威士忌杂志》评鉴中,最佳单一纯麦品项由朝日啤酒的「余市」(Yoichi)夺冠;在调和式威士忌这个品项,日本三得利公司的「响」(Hibiki)获全球第一。在奶酪、火腿、巧克力等西方传统领域,日本产品也屡获殊荣。这值得还停留在「买和消费」这个阶段的我们思考。 通过这些具有较强文化属性的产品,日本消费者得以更加平等的面对西方社会而不是「顶礼膜拜」抑或「高高在上」。这点值得穿着Prada的衣服,开着保时捷轿车,喝着波尔多的干邑的中国买家们深思。

摘要: 在伦敦奢侈品商店内购物的中国顾客  中国公民每年在海外消费的金额数目惊人。据统计数据,去年中国人购买的奢侈品中有56%是在海外消费,消费额达到130亿美元。由于中国顾客消费能力很强,英国媒体基于“英镑”的概念甚至创造了一个新名词———“北京镑”,即为中国人在海外豪购豪赌 中国人真的不差钱?在伦敦奢侈品商店内购物的中国顾客  中国公民每年在海外消费的金额数目惊人。据统计数据,去年中国人购买的奢侈品中有56%是在海外消费,消费额达到130亿美元。由于中国顾客消费能力很强,英国媒体基于“英镑”的概念甚至创造了一个新名词———“北京镑”,即为中国人所花的英镑。另外,境外赌场也把中国人视为主要客户。  英国 “北京镑”买走10亿奢侈品  据英国《每日邮报》28日报道,富有的中国游客在英国今年的打折促销季中消费的奢侈品预计会达10亿英磅。  由于中国顾客消费能力很强,英国媒体基于“英镑”的概念创造了一个新名词———“北京镑”,即为中国人所花的英镑。“北京镑”所消费的Burberry、LV、Gucci等大牌奢侈品预计将会占整个奢侈品行业销售额的三分之一。  百货公司像“中国大市场”  为了迎接中国顾客,伦敦的不少商店已经雇佣了会说普通话的店员,帮助顾客挑选商品、付款。伦敦最著名的百货公司之一塞尔福里奇百货公司开通使用中国银联卡,更是促进了中国游客的消费。由于中国顾客太多,有目击者称,现场就像是个“中国大市场”  零售业分析师乔纳森·德梅洛说,中国人已经取代了俄罗斯人和阿拉伯人,成为英国奢侈品消费市场的最大买家。  占英国奢侈品市场30%份额  德梅洛表示,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让奢侈品行业看到了一个新的巨大市场,但是由于进口商品的税率较高,奢侈品在中国国内的售价比在英国贵了20%至30%。在过去2年中,英镑对人民币的汇率跌30%左右,这更让中国顾客消费欲望大涨。  德梅洛说,中国顾客的消费额占到了英国奢侈品消费市场30%的份额,紧随其后的是俄罗斯人、阿拉伯人和日本人,而英国本土消费者的消费额只占15%。  据旅游经济咨询公司和全球最大的旅游服务金融机构环球蓝联集团统计,今年造访西欧的中国游客约为250万人次,比2009年增长了20%,而他们所消费的金额则翻了一番。  美国 中国人一年消费70亿美金  LV、CUCCI、爱马仕这些奢侈品牌,是很多到发达国家旅游的中国游客最爱购买的商品。中国人带着消费目的去海外旅游,已经成了人尽皆知的事实。商务部部长陈德铭仅仅就我国游客在美国的消费情况算了一笔账,就让人吃惊:“根据国家旅游局长跟我说的,今年到美国去的大概有100万人,平均每个人退税购买的商品在7000美金以上,就是70亿呀。”这只是在美国一个国家,中国游客购买高档商品就要消费460多亿人民币。如果算上国人在英国、法国、日本等发达国家购买商品的金额,数目将更加令人触目惊心。  日本 大陆游客去年花了54.6亿元  因受到2010年7月份日本政府放宽中国个人旅行签证政策的影响,本年度中国赴日观光的游客急速增加,可以说中国游客已成为了日本观光业的“顶梁柱”。  近日,日本观光厅以7至9月份赴日观光的海外游客为对象,实施了一项有关“消费动向”的调查。结果显示,在赴日旅行的亚洲主要国家中,中国大陆游客平均每人的消费高达14.39万日元(11500人民币),位居“海外游客消费排名”首位,紧接着,中国香港、中国台湾并列第二位。  2010年海外游客的消费总额为2929.8亿日元(240亿人民币),其中中国游客的消费总额就占了682亿日元(54.6亿人民币),远超排名第二的韩国。  朝鲜 罗先赌场重开业 访客几乎全是中国人  据韩国媒体报道,从两个多月前开始,朝鲜罗先特别市的赌场重新开始营业,来到这里的客户几乎全是中国人。  韩国《东亚日报》12月29日消息,一位消息人士表示:“从今年9月开始罗先特别市的赌场正式开始营业,而且一天有30-40名客户来到赌场。从延吉前往朝鲜的签证也可以在一天内取得,签证数据的准备也比以前简单多了。”  据悉,除了中国延边地区以外,还有来自哈尔滨、沈阳、长春等地的中国游客。中国人抵达延吉后,行驶一个半小时后通过珲春的圈河海关进入朝鲜,且再行驶一个半小时就能到达赌场。而且为了中国客人,朝鲜还专门准备了驶往赌场的出租车。  据一位相关人员介绍,这一赌场是过去香港Emperor集团运营的,于2000年开业,但于2004年末,由于有公务员在这里把巨额公款挥霍干净的事被揭穿而被封闭。现在这家赌场重新开业后,经营者仍是香港人,并且还由Emperor集团主管这家赌场。  离罗先特别市市内约有15分钟车程的赌场周围还有五星级酒店和酒吧、高级餐厅、桑拿浴等。酒吧里有女性公开进行性交易。  商务部长关注国人海外消费  把失去的生意“夺”回来  在日前举行的全国商务工作会上,商务部部长陈德铭提出,国人海外消费也是我国挖掘消费潜力的重要方面,如何将这些失去的生意“夺”回来?  不怕想不到就怕买不到  陈德铭说:“真正的国内大企业家是不会旅游一趟带回几个LV包、瑞士手表,带几个iPad、iPhone的,买这些的往往都是一些新兴的、工资刚刚增加的人。”  一方面我国的消费者在国外积极地消费,另一方面他们还经常因为在国外抢购商品,受到购物的限制。“你到日本去看奶粉,写着每人限购两袋,我问我们的公参,怎么日本也会奶粉紧张?他说不是,就因为中国游客要买日本的奶粉,这样的情况到处都是。”商务部部长陈德铭说。这种情况令国内的商家痛心不已,拥有上海第一百货、八佰伴等知名企业的上海百联集团董事长马新生提出,不怕消费者想不到,就怕消费者买不到。他历数了一下目前我国市场上短缺的商品:主要是国外的一些高端消费品、高质量的产品还有高品质的奶粉等等。对此,陈德铭表达了迫切心情:“两个三角洲和大城市要早日研究,能不能既促进内需又减少顺差,还满足我们的需要?”  为何高端消费流失在境外  作为全球奢侈品增长最快的市场,中国人的奢侈品大都是在境外购买的。上海百联集团董事长马新生认为原因很清楚:“总体来说,由于税收和价格因素,进口国外高端产品,还是没有得到较好的解决。”商务部流通产业促进中心主任门晓伟分析,大量的高端消费流失在境外,与国内高档商品代理制度有关,形成渠道垄断造成奢侈产品居高不下也是一个重要原因:“高档消费品的代理体制,有没有弊病?它形没形成一种渠道的垄断?那怎么打破这种垄断?这些问题我觉得可以研究,而且都是我们商务系统的事情。”  中国人奢侈品消费“世界第一”   全世界都应祝中国经济“新年好”  最新数据  中国人奢侈品消费“世界第一”  高盛最新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奢侈品消费高达65亿美元,连续三年全球增长率第一,销售量第一。据高盛投行预测,未来5年内,愿意消费奢侈品的中国人口将从4000万上升到1.6亿,二三线城市的人口是奢侈品业的主要支撑。  外媒视角  全世界都应祝中国经济“新年好”  德国《星期日法兰克福汇报》26日刊文说:“这是怎样的一年呀!谁曾想到,德国这么快走出危机、经济很长时间以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强劲增长、一度从词汇中被排除掉的‘完全就业’这个词又回到人们嘴边?谢谢,中国!因为德国的成就是北京制造的。”  文章指出,德国往中国销售了大量汽车,有些品牌在中国的销量超过了在本国的销量,这推动了德国出口工业大幅增长———其他经济部门也一样受益。“谁关心自己的幸福,谁就完全应该祝福中国经济新年好。如果这个经济火车头失灵了,那对世界没有好处。”文章说,作为生产者,作为消费者,世界处处都需要中国人。  相关链接  外国人的消费观  美国:富人不夸富  在美国,你看不出街上究竟谁是亿万富翁,谁是打工仔。美国人的消费观念主要是“务实”。消费品对于美国人来说,够用是第一位,质量是最重要的,至于在哪里买的,什么牌子,多数美国人并不在乎。  加拿大:节俭不寒酸  加拿大节俭文化深入人心。说不定餐桌旁拿着花花绿绿打折卡的食客,就是百万富翁;又说不定在聚会中见到一位亮丽美女,全身上下全部都是二手衣服包装……  韩国:喜爱信任国货  在韩国,本国人用国货是一种基本的消费观。在拒绝国际奢侈品消费的过程中,韩国国民也充满了一种对国货信任和喜爱的心态。

  导语:中国奢侈品电商频频倒闭到底是谁的错?除了货源、渠道、客户流量等自身的问题,日渐便利和实惠的海外购物市场也是死敌之一。面对奢侈品牌和欧洲官方联手在海外对中国人所布的各种吸引力十足的“抢客”消费局,中国的奢侈品电商们也许要打起精神,加足火力去面对了。

而奢侈品的另外一部分消费群体富二代,不仅拉低了中国消费者的平均年龄,也是中国奢侈品消费不断上升的重要推动力量。美国《洛杉矶时报》引述了在北京代理兰博基尼汽车销售的香港耀莱集团负责人的话:我们的客户都是财力极其雄厚的富二代。中国的父母宠爱孩子,孩子喜欢什么就给他们买什么。 在西方奢侈品销售受危机影响正处于不景气状态的背景下,敢于大手笔花钱的中国人让奢侈品厂商兴奋无比,它们不但抓住了中国人的这些心理,还不断迎合中国人的兴趣。比如,在龙年到来之前,不少奢侈品厂商都推出了以龙为主题的限量版产品。《华尔街日报》中文网上发布了一组相关图片,包括英国品牌登喜路的纯银龙形袖扣、伯爵的龙与凤系列腕表和劳斯莱斯推出的龙年限量版幻影。 而大量的外媒都注意到,由于中国的关税比较高,中国人比较喜欢出境购买奢侈品。海外的零售商也因此做足了准备。英国《每日邮报》报道说,中国春节到来前,英国邦德街的商店雇用了讲汉语的店员;哈罗兹百货公司为迎接中国顾客安装了75台收银机和银联终端设备。而据英国《金融时报》说,巴黎两大机场为了迎接中国客人,在迎宾礼等VIP服务之外,还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来观察中国人的行为,并且确保工作人员用双手递还信用卡和文件,而不是用单手。 不过,也有媒体对中国人热衷奢侈品消费的现象表示担忧。有必要对海外奢侈品这么疯狂吗?美国《侨报》认为,这是一种不理性的消费行为,还会让充斥商业气息的礼文化更加失控。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经济步入了鼎盛时期,日本制造横扫全球,日本人海外购买的能力令美国人都惊恐不已。但过度膨胀的结果,是十几年的停滞不前。中国经济还没有强大到能买下整个美国、整个日本,中国游客也无法拯救世界,还是应该保持理性,不能忘乎所以,小心被虎视眈眈的老外们当成肥羔羊。更重要的是,全社会都应共同努力,提升产品质量,改善购物环境,让海外购物潮回流国内,成为拉动内需,刺激经济增长的新动力。

手机版登录入口 1有数据表明,去年中国奢侈品消费交易额仍然居于全球首位

  形式:让人难以割舍的中国大市场

  中国正在进入全面转型阶段,房地产降温和中国政府发起的反腐败风暴,使得中国经济正在消除泡沫风险,正在去除腐败消费,转向真正的居民消费拉动上。一年多来,效果已经开始逐渐显现。外媒甚至称,中国富豪开支减速正危及奢侈品市场。而奢侈品牌也纷纷发布不好看的财报数据,销售额增长缓慢甚至倒退,追其原因纷纷“怪罪”中国反腐之下的不景气的中国市场。

  不过,有数据表明,去年,中国奢侈品消费交易额仍然居于全球首位,约合6000多亿元,贡献了全球奢侈品总支出的29%。

  财富品质研 究院提供的信息也显示,虽然去年全球奢侈品市场面临诸多压力,但全球奢侈品市场总容量仍达到创纪录的2170亿美元,全年增长率11%。其中,中国人奢侈 品消费总额为1020亿美元,相当于全球奢侈品消费总额的47%。而在这些奢侈品中,本土消费为280亿美元,境外消费则达到740亿美元。这也意味着, 奢侈品消费的背后,还伴随着国民境外旅游消费等的快速增长。

  此外,全球最大的购物退税服务体系环球蓝联集团,不久前发布全球游客退税购物消费数据:2013年四季度,中国游客境外购物消费退税增长13.5%,中国游客的平均花费为804欧元,约合人民币6727元,保持了全球第一的位置。

  中国人的奢侈品消费热情,当然是国际奢侈品生产企业和经营者最喜欢看到的现象,也是最希望出现的结果。但是,为什么国人仍然如此痴迷于奢侈品的消费?

  国人缺乏投资渠道,也是奢侈品消费增多不可忽视的重要方面,这种分析应当说是合理的,也是符合当前中国实际的。但显然,财富分 化加快是奢侈品消费热情居高不下不可忽视的重要方面。也正是因为社会财富的分配存在很多不公平、不合理的地方,财富的分配格局也已经严重扭曲。因此,畸形 消费在中国也就变得十分普遍、十分严重。有钱人大量购买奢侈品,自然没有什么可说的。一些并不具备消费条件的人群也加入到奢侈品的消费行列,其原因,就是 攀比。攀比的结果,畸形消费也就出现了。

  当然,在奢侈品消费中,腐败,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原因。虽然新的一届政府成立以后,腐败现象得到了有效遏制,用奢侈品进行行贿的问题已经大大减少。但是,并没有完全杜绝。很多商人仍然利用各种手段和途径,对公权力输送奢侈品,只是输送的形式更隐蔽、更灰色了。

  可见,中国奢侈品市场依然是一块“肥肉”,只是该如何争抢,就看各自招数和手段了。

  出招:奢侈品牌想方设法讨好海外中国游客

手机版登录入口 2奢侈品牌想方设法讨好海外中国游客

  一方面是中国反腐造成富豪奢侈品消费缩减的现状,一方面是中国这个大市场的消费力实在不容忽视,如此情况,该如何调整才能吃到“肥肉”?事实上是,全世界的奢侈品公司都在想方设法讨好在海外购物的中国游客,并推出了一系列新点子。

  调整中国策略,价格涨幅低于国外:就在中国国内的高端奢侈消费进入低迷期之际,国际奢侈品牌香奈儿、Cartier等再次启动了全球涨价之风。不过,虽然香奈儿等品牌在海外市场的升幅达到10%—15%,但国内的经典款涨价幅度只有3%左右。

  为什么涨幅没有随海外市场同步?其实,国际奢侈品牌费尽心思要缩小国内奢侈品和海外市场的价差,还是看中了中国这个巨大的奢侈品消费市场。广州太古汇香奈儿相关销售人员表示,这是该品牌的价格策略,目的就是要缩小国内和海外市场的价格差距。而记者从丽柏等广州的高端商场也获悉,多个奢侈品牌在坚持涨价的同时,也从去年就开始了调整国内和海外市场价格差距的措施,而且供应国内的款式往往比香港甚至海外市场更新、更丰富。

  跨国电商合作,方便游客海外购物退税:负责游客海外购物退税的瑞士环球蓝联(Global Blue)已经与支付宝公司达成合作协议。中国游客很快便可通过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系统支付宝收到退税。该合作协议7月8日生效,有法国、德国、意大利、韩国和英国约5000个商家参与,而英国伦敦哈罗德百货公司,柏林KaDeWe百货公司以及意大利文艺复兴百货也有意向加入。

手机版登录入口,澳门新葡新京app,  环球蓝联总裁大卫-巴可斯拜表示:“中国游客是我们最主要的外国客户,根据我们处理的退税金额,他们平均每笔交易额高达815欧元。按照世界旅游组织的估计,中国出境游客到2020年将增长到2亿人次。因此我们需要提前了解他们的需求,并向其提供运行通畅的退税服务。”

  在华关店,吸引中国人海外购买:在中国最高端的地区开店开店再开店——这是原来奢侈品公司试图卖东西给中国土豪时的表现。但现在,情况有变。2013年,奢侈品巨头们就开始逐渐缩减在中国一线城市的旗舰店数量,并停止在二三线城市的开店计划。比如,入驻上海外滩3号的第十年,奢侈品品牌乔治-阿玛尼却离开了。同样离开外滩的还有百达翡丽、杜嘉班纳。

  不是因为奢侈品公司不再重视中国市场,而是因为,中国人开始外“淘”奢侈品了。据统计,在中国卖1000到5000美元的包,在欧洲的价格平均缩水近三分 之一。而能负担起这些商品的中国消费者,大多也能负担相对昂贵的出境游。2013年春节期间出境的1.1亿中国游客中,大部分游客带回的礼物是奢侈品。 2013年中国奢侈品消费额超过800亿美元,其中三分之二的消费来自国外。

  2013年,奢侈品巨头路易威登集团业务不景气,集团高层认为原因在于中国市场的低迷。LV决定停止在中国开新店,并从中国大陆撤资,把钱花在欧洲的橱窗上。于是,去年11月,在伦敦牛津街著名百货公司塞尔福里奇的顶层,一个占地1万平方英尺,配有旋转玻璃电梯的“联排别墅”式LV旗舰店诞生了,成为中国游客赴英国买LV的新“根据地”。

  简化签证,打造奢侈品牌文化游路线:欧 盟委员会2014年4月1日推出了修改欧盟国家针对第三国游客申请申根区域旅游签证规定的议案(以下简称议案),目标是缩短外国公民办理短期签证的审批时 间,简化审批流程,吸引发展中国家中等收入人群到欧洲而不是美国旅游。并且打造奢侈品旅游线路,吸引中国游客海外购物。例如,路易威登就组织中国游客参观 他们的博物馆和艺术空间,吉凡克斯带领中国旅游团参观他们的制作车间。

  英国奢侈品商家也不落后,他们利用品牌文化遗产,组织中国顾客参观他们在欧洲的标志性商店,或者建立博物馆,就像路易威登在巴黎香榭丽舍大街做的文化艺术 空间,每年吸引中国游客前往参观。而Gieves & Hawkes的“旅游线路”也是类似目的。位于伦敦的G&H是一个有着240年历史的高级定制服装品牌,每年只生产1000套定制西装,深得英国王室推崇。在伦敦的中国购物团,通常爱逛以英国时尚著称的邦德街。但现在,他们被引诱到了以定制著称的萨维尔街。在这里,中国购物团跟着懂英文的导游,参观G&H品牌定制服饰的制作车间,亲眼目睹手工缝制的西装,欣赏G&H收藏的源自18世纪的皇家勋章。

  据分析人士说,这种方法对中国游客有着特别的吸引力。“参观奢侈品制作的各个环节,这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可以让我们的中国客人知道,穿萨维尔街裁缝做的衣服意味着什么,以及为什么它如此昂贵。”G&H的市场总监西蒙-贝克说。

  中文导购、后台看秀、开新浪微博:中文导购已经成为奢侈品旗舰店的标配。现在,欧洲商家邀请中国游客,去时装秀的后台参观,以加深中国人对自己品牌的好感。有的商家还为中国购物团提供各种昂贵的定制服务。

  此外,奢侈品公司们还学会了在中国使用“社会化营销”。来自意大利的全球顶级男装品牌杰尼亚(Ermenegildo Zegna),目前在新浪微博拥有10万粉丝,并在微信上开设了公共账号,与网民交流互动——然后等着中国土豪出国旅游时来购买。

  分析:中国人为什么热衷海外购物?

手机版登录入口 3中国人热衷在国外购买奢侈品在于价格便宜、质量有保证

  调查显示,中国游客认为在国外购买奢侈品价格比国内便宜,出国顺便购买慰劳自己和家人的占71%。春节期间,去美国度春节假期的大连白领蔡先生说,一家三口在国外花了近2万元购买奢侈品,“其实,这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资,国外的大品牌的价格确实比国内便宜很多,比如国内卖1万多的包在国外能便宜一半,这种购物心理根本控制不住,购物欲根本刹不住。”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2014年4月29日曾发表题为《中国对奢侈品的痴迷》的文章。文章称,中国人热衷于在国外购买奢侈品的主要原因在于价格便宜、质量有保证,同时也是为了炫耀。另外,中国人对奢侈品的狂热还会持续下去。

  全文摘编如下:中国人热衷于海外购物的主要原因在于价格。由于中国的进口关税和消费税过高,再加上奢侈品牌在中国市场实行更高的定价策略,所以奢侈品在中国的最终价格可能会比其他地方的价格高出50%。据法国著名奢侈品集团路易威登(LVMH)称,在北京销售的LV包要比巴黎的价格高出30%。

  中国人喜欢在欧洲商店或者美国商店购物、而不喜欢在本国商店购物的另一个原因是,国外的商店能够保证是真货。此外,炫耀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中国人希望证 明自己曾经出过国。在英格兰南部比斯特购物村(Bicester Village)工作的万宇超(音译,Wan-Yu Cho)表示,这也是“意大利制造”比“中国制造”更高级的原因。在比斯特购物村,中国客户购买的商品占到其退税商品销售总额的42%;去年,中国客户的消费额增长了近50%。

  最后,由于中国游客购买奢侈品大多是为了送人(这也是炫耀的一种方式),所以如果购买的商品还没有到达行李严重超重的程度,那么一位成功的中国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此外,成功的中国人里女性人数越来越多——据贝恩咨询公司(Bain)估算,如今中国奢侈品消费中有50%都来自女性;而在1995年,这一比例还仅为10%。

  由于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政府严厉打击腐败和送礼行为,奢侈品市场在经历了几年的两位数增长之后也有所降温。将800美元一瓶的名酒装满飞机,然后运送到中国的时代已经结束。但是,尽管高端市场的炫富行为或许不再普遍,中国新生中产阶级依然把奢侈品视为证明自身身份的一种方式。在中国的微博网站,“迪奥”和“劳力士” 依然是热搜词。更为重要的是,Value Retail公司的斯科特-马尔金(Scott Malkin)表示,中国人在海外购物也是为了这种“体验”,并在日后讲述自己的故事。在欧洲,Value Retail公司运营着比斯特购物村以及8家类似的购物村。比斯特购物村的红色电话亭是吸引购物者的元素之一,很多人在那里排队合影留念。看起来,中国人 的购物狂欢依然会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