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的一年里,由于市场经济的影响,礼品等各大行业都收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就国内玩具礼品生产企业来说,刚刚过去的这一年,不但要面对国内的一些因素的影响,还必须更有智慧以及魄力地去面对国际方面的玩具产品新指令新规范标准。

南京海关表示,面对欧盟新指令的“大考”,中国玩具企业形势不容乐观。玩具企业既要小心谨慎地看到危险,也要乐观积极地寻找机会,谋求产业整体的转型升级。

市场观察

有玩具礼品行业人士指出,如今,国内玩具礼品公司除了要解决自身的建设发展问题,还必须要面对来自外界的竞争,尤其是东南亚一些新兴市场的制造业冲击,无形之中增加了这些企业的困境。

有玩具礼品出口企业的负责人表示,贸易壁垒森严不森严真成了问题,然后就是我国国内海关所统计显示的数据也说明了金额的增大,不过,这也不意味着2013年玩具出口会有一个大的飞跃,而是应该认为利润增长的空间才是下一步要去重视以及关注的。

被誉为“史上最严苛”的欧盟《玩具安全指令》(2009/48/EC指令)的检测标准和高昂的检测费用大幅提高了我国玩具生产企业的出口成本,削减了我国对欧盟玩具的出口竞争力,国内玩具出口企业因此遭受重创。业内人士建议宜化危为机,以此规范企业行为,推进我国玩具产品向安全环保转型升级。

□李箴

据悉,从2011年到2013年,我国国内玩具礼品制造业面临着国外,尤其是欧美等发达国家不断提高的玩具产品安全标准规范的严苛局面。一方面比较具规模的国内玩具出口企业抢占了出口优势,另一方面则是一部分不符合越来越高要求高标准的企业,选择了退出玩具制造这一市场。

一开始,我国国内玩具礼品企业是以加工来做,这也就表示我们的玩具制造业整体上面依存度是比较大的,外部环境好的时候出口利润也就好,相应地,外部环境不好的时候就是淡了。2012年的时候我们看到国内成本的上升,这样子的影响也开始显现,给我国国内玩具出口企业的成绩也蒙上了一层阴影,这才有了今天的企业结构转型升级的一幕,可以说,制造业也好,产业也好,其发展也就此有了不同的轨迹。

江苏省扬州市进出口检验所副所长李敬用“范围扩大、技术复杂、难度加大”来概括此次欧盟的新指令。新指令把有害元素的限制从8种增加到了19种,首次禁用或限用66种致敏性芳香剂,并对生产玩具广泛使用的15种邻苯二甲酸盐高度关注。对于欧盟玩具安全新指令,李敬的评价是“变化非常大、技术难度非常高”。“按照新指令,生产成本至少提高15%。如果技术门槛再提高,像我们这样的小厂就很难挺过去了。”新指令实施的第二天,江苏扬州钟艺玩具公司总经理李定这样告诉记者。

随着圣诞节的临近,以往每到这个时候,玩具商就在应付铺天盖地的圣诞订单,而今年订单却少得可怜。近来,部分玩具制造商反映,许多厂家的仓库有大量存货无法出口,只能转销国内市场。此外,各项成本增加以及银行提高贷款要求,使企业不仅利润减少而且造成现金流不畅;同时,企业用工成本还在上升,工人供应不足,出现了招工难现象;加上出口质量标准提高、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压力,今年的圣诞节,恐是“剩诞节”。

“当前玩具制造业者还是要面临不少的挑战跟困境的,比如前两年的人工成本、原材料成本等的上涨压力,就是让业者面临着不小的生存考验。”采访中,一位国内制造业分析人士就此说道。

许多玩具企业负责人认为,要么继续接订单做比较简单的加工,要么就走另一条路转型升级开拓新市场,一部分玩具礼品出口企业有了两难的情况,另一方面则挑战与机遇并存。我国国内玩具出口企业的利润被压缩,这就需要人们更有智慧以及更有魄力地去思考其可持续发展增长的一面。采访中,这一位企业负责人如是说。

位于扬州邗江区的钟艺玩具有限公司是一家有着20多年历史的玩具生产企业,公司主要产品是毛绒玩具和塑胶玩具,而这些正是本次欧盟新指令的重点规范对象。李定表示,现在出口欧盟不仅要经过繁琐的检测程序,还要提供产品生产流程清单和详细资料。“由于前景黯淡、利润压缩,业内的许多玩具厂澳门新葡新京app,都选择知难而退,有的转内销,还有一些可能转行。”李定说。

订单少圣诞热销恐落空

作为世界最主要的玩具产品出口国,我国国内玩具制造业在出口方面是占据战略最高点的,其优势显而易见。根据一份来自业内的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国内玩具礼品生产企业有将近两万余家之多,而从业人员就多达400万人次,在玩具产品的产量方面我国国内玩具生产企业占了世界整体产量的七成之多,用一句比较形象的话来讲,我国国内玩具是世界玩具最大的生产国以及最大的出口国,这一点至今仍被许多人所提及,足以说明,国内玩具生产企业整体优势是持续性的。因而,国内玩具礼品公司的市场发展前景依然向好。

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一句话拿来用在我国国内玩具礼品出口企业身上,是最贴切不过了。先不说人工成本的增加,就以某一种原材料为例,这一部分玩具产品的利润也会被压缩,这不得不说是一大影响,根据中国礼品网小编的市场调查,成本,还有外部环境的变化,都对我国国内玩具礼品出口企业的影响甚广。

北京凯艺玩具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廖文娟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为达到新指令标准,企业对面料、辅料等上游产品的要求都更上一层楼,相关材料及测试费用也不同程度上涨了30%~40%,生产成本不可避免地增加,导致订单大幅减少。

手机版登录入口,圣诞用品行业被视为中国外贸出口的风向标,全球近90%的圣诞礼品产自中国。一家出口公司负责人称,受经济环境的影响,国外非生活必需品的订单减少较多。圣诞用品大多用于摆设,过去老外可能一下子大堆地往家里搬,现在却是能少用就少用,让不少厂家拿订单困难。价格过百元的圣诞商品乏人问津,低价普通商品反而成为主流货品。而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越高端的产品越受欢迎,现在高端的东西反而更不好卖。圣诞订单的减少在一定程度上也折射出目前出口型企业所遇到的困境。

“国内玩具礼品公司应该转变营销管理思路,以高附加值保持自身增长。”制造业分析人士表示,成本的上涨从企业效益方面来讲是压缩了其利润优势。那么,此时应该要做什么事以应对呢?最值得我们去关注的是自主创新能力的提升,以求能够在更短的时间内将高附加值的东西推向世界每一个角落,如此一来,成本压力得以释放一些,企业自身发展机遇也就此走上更具正面的影响力。另外,国内地方政府应该加大扶持力度,从而促进玩具生产企业的发展。

江苏开元轻工业品进出口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刘自芹认为,欧盟新指令对产品批号、生产日期和产品标签等都做了更严格的要求,这在国内人力成本不断上涨的大环境下,对企业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有专家表示,企业接订单时可能有利润,但交货时却没有利润甚至亏损。有玩具企业也反映,国际金融危机爆发时,订单是“救命稻草”,如今却成了“烫手山芋”,甚至出现有订单不敢接,至少是“三思而后接”。一家做加工生产的企业称,以前做加工的企业少,竞争不激烈,国内企业甚至能拥有订单谈判时的定价权。一般每件产品在剔除成本后,至少加价20%,针对知名品牌的定价可以定得更高。而今年,在圣诞节即将来临之际,玩具制造企业没有了往年的繁荣景象。

玩具厂商“有单不敢接”

成本上升使利润更加微薄

我国是世界最大的玩具出口国,约占全球玩具贸易额的70%。一方面,我国的玩具企业以贴牌加工为主,多为美泰、孩之宝、迪士尼等国际品牌厂商生产产品,创新能力、抗风险能力较弱,对客户的依赖程度高。同时新指令的很多项目在过渡期没有明确的检测方法,存在较多不确定性,玩具企业在搜集相关资料方面也比较困难。另一方面,新指令实施后,原材料和检测成本将大幅上升,在国外客户掌握研发和销售两个产业端的情况下,国内企业利润空间进一步缩小,大部分企业承受着高成本、低利润的经营现状,应对新指令有心无力。

据了解,今年上半年,银根紧缩导致包括玩具行业在内的中小型企业出现明显的资金链紧张,“钱荒蔓延”甚至成为不少中小企业倒闭的导火索。此外,资金周转困难的企业还要面对原材料价格上涨的无奈。

此外,欧美门槛提高使得一些玩具厂有单不敢接,转而向中东、日本、印度、巴西等市场找出路,但这些地区也纷纷效仿欧盟,不断提高玩具进口安全标准。“可以预料,新指令对不少企业是一次严峻考验,今后我国玩具生产企业的日子将越来越难过。”中投顾问轻工业研究员朱庆骅表示,受原材料和人力成本上升、人民币升值以及进口国技术标准提高等因素影响,我国出口玩具利润不断蒸发。另外,部分地区玩具企业因银行断贷而资金链趋紧,行业前景不容乐观。

以玩具企业常用的棉花为例,国内棉花价格今年3月达到最高值每吨6万元,虽然二季度价格有所回落,但大起大落的价格对企业同样产生着不可预料的冲击。另外,市场也普遍预测,化纤、五金等玩具主要原材料价格未来也可能继续出现较大波动;同时,由于国际原油价格高位运行的影响,塑料等石油附加品也同时“水涨船高”,打压了玩具企业的利润空间。

新指令的实施,除增加生产、检测、质量控制等成本外,更为棘手的是合规原料难以采购。江苏省检验检疫局检验处工作人员费跃说,以长毛绒玩具为例,对其影响最大的主要是缝线的要求更加具体。“按照新指令,软填充玩具的线缝至少有一层能承受线缝拉力的测试。我们现有的毛绒玩具大多达不到这个要求。还有技术规范要求也非常繁琐,按照要求,所有出口企业都要建立产品‘技术档案’,将生产过程、生产工艺等说清楚。”此外,我国现有设备和技术根本达不到新指令规定的检测水平,相关监管技术部门的检测软硬件都要提档升级。

广东省近期在珠三角对中小企业所做的调研中发现,企业原材料成本上涨15%左右,人工成本上涨20%左右。不仅如此,国内市场上,招工难、企业经营成本上涨等还进一步压缩了企业利润空间,近几年,工人工资年均增幅高达30%~40%,再加上原材料、杂费等成本上涨,公司整体成本增幅至少达45%。

转型是大势所趋

出口转内销挽救圣诞节

南京海关表示,面对欧盟新指令的“大考”,中国玩具企业形势不容乐观。玩具企业既要小心谨慎地看到危险,也要乐观积极地寻找机会,谋求产业整体的转型升级。

参展深圳国际礼品及家居用品展的厦门泰华工贸业务经理,在感叹展会“订单寥寥”的同时也暗自庆幸,幸亏公司早在四五年前就已经开始了转型。“相比国外市场,目前内销市场的情况更为稳定,不然日子肯定更难过。”商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中国玩具出口量同比增长35.1%,而出口金额仅增长13.24%,平均单价为0.48美元/个,同比减少16.18%。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同期进口玩具平均单价为0.98美元/个,同比上升15.12%。由此看来,在转嫁成本中,我国出口型玩具企业并不具有优势。

江苏省玩具商会会长、扬州雅伦玩具公司董事长林若庸认为,欧盟对进口商品提出越来越高的技术标准固然不能排除贸易壁垒的可能,但安全环保是大势所趋。作为出口商,我国必须以此规范企业的行为,否则在国际市场的生存空间将越来越小。短时间看,玩具行业面临阵痛,许多质量相对较低的产品无法出口;但从长远看,严格的安全标准对于行业健康发展未必不利,关键是企业面对这个新标准的态度。雅伦玩具公司两年前就开始按照新指令生产出口玩具,位于扬州的中国玩具进出口检测中心,这两年也针对新标准投巨资增加了检测设备。“遗憾的是,不少玩具企业忽视了这个标准。”林若庸表示。

目前,不少出口型玩具企业已经转战国内市场,使资金周转期缩短,保障资金链。业内人士认为,现在国内订单逐渐增多,资金周转最快半个月或一个月,最长两到三个月就可以到账。相比之下,国外订单货款到账一般要3个月以上,通常是货到港口才付钱。所以现在专做国内市场,资金没有问题,其他方面就会跟着正常运转。但众多企业蜂拥进入内销市场,是否有足够的市场容量供这些企业“分食”?专家称,国内消费市场潜力较大,且竞争加剧后,会引发新一轮竞争,部分弱势企业将被淘汰,以腾出市场空间。

费跃提醒,外销道路走不通转道内销,这样治标不治本的老路子不可持续。只有可靠的产品质量,才有可能拥有市场话语权。我国玩具企业应以执行新指令为契机,集管理部门、生产厂家、销售商、幼儿园以及家长之合力,切实保障玩具的安全卫生。有关部门应依法堵死问题玩具“出口转内销”这条路,经常发布玩具安全数据,公布企业和产品红黑榜。同时,对进口玩具也执行对应的标准,不让国外玩具厂商钻空子。

中国儿童人口超过2亿人,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婴童市场还将有很大的发展潜力。然而,出口转内销虽可弥补圣诞节的窘境,却只是权宜之计。业内人士认为,出口转内销的企业,普遍面临缺乏品牌知名度、缺少完善的内销渠道、资金压力大等三大难题。也有专家表示,当所有玩具企业都来分羹国内市场,未来的产品利润和销售情况也很难得到保障。加之玩具业现在已成为我国五大出口支柱产业之一,中国的玩具企业要想长久地占据世界市场,转型升级才是最终选择。